和讯财经端 注册

卖空,绝非胆小者能玩儿的游戏

2017-07-17 14:16:52 金十数据 

  本文摘自巴顿·比格斯所著的《对冲基金风云录》。比格斯,这位与索罗斯、朱利安等齐名的华尔街传奇投资家与金融大师,以印象派的笔法描绘了一群专业投资者的生涯,展现了这个充满激烈竞争的投资世界带给人们的悲喜。一段又一段投资冒险与个人奋斗的经历,展示了投资家们形形色色的生活方式和经营手法。

  2004年10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仍处在石油仓位苦恼中的我与几个对冲基金朋友一起吃晚饭,大家谈起怎样做空和其中失败的事例。一个我称之为“老手”的朋友也在座,他讲起了乔克·鲁滨逊的故事。在此之前,我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对此人所知不多。

  邪神登场

  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乔克·鲁滨逊管理着一只非常成功的对冲基金,当时股市在一个宽幅区间内波动,做空操作因此有着良好的发挥空间。不过,与如今不同的是,那时专门进行卖空操作的对冲基金数量很少,做空机制很难真正发挥效用。乔克原本是一个谨慎的分析师和优秀的多头投资者,但性格决定命运,他的忧郁气质和挑剔风格使他变成了一个天才的做空者。他热衷于分析财务报表上的每一行数据,研读哪些晦涩的报表注释,寻找企业商业计划中的不足。每次发现企业在玩弄财务技巧或虚夸利润时,他总是愤慨难耐,那副仇恨的表情就好像他从小就曾饱受会计师们的欺凌。

  他的特长很快得以发挥,他在那些将商业项目吹嘘得天花乱坠的股票上大量做空,直至骗局最终被揭穿。随着时间的推移,乔克在挖掘做空题材方面有了名气,有人称他为“邪神”,这个绰号渐渐地被叫开了。“老手”说:“当‘邪神’真的准备做空时,那可不是浅尝辄止,他简直能堵上身家性命。”

  据“老手”说,乔克曾经在摩根银行担任分析师和组合经历,20世纪70年代末创办了自己的对冲基金。他没找其他的合伙人,只雇了几名年轻精干的分析师充当自己的助手。他们的业绩很好,做多的股票股价上涨,做空的股价下跌,基金不断增值,按那个年代的财富标准,邪神变成了财神。

  加勒比赌场恩怨

  在我们的故事中,乔克那时对一家我称之为“赌场胜地”的公司大量做空。这家赌场胜地公司拥有加勒比海地区的好多家破旧酒店,已经连续多年亏损,公司股票在美国股票交易所的价格一直在1.5~3.5美元之间徘徊。1980年,一伙迈阿密的房地产商以低廉价格掌控了赌场胜地,他们购进很多权证,并开始谋划向市场推荐他们的股票。

  此后不久,他们买下了波多黎各圣胡安市旁的一个名叫蓝岛的荒岛,策划将它建成一个休闲胜地。他们建了一座桥连接小岛与海岸,岛上建起了大酒店,正如他们所设计的,圆拱门匠心独运,激发起客人对酒店的巨大期望。酒店入口处,一组喷泉在古典音乐中摇曳。顺着酒店大堂中一只长长的、游着各种珍稀鱼类的弯曲鱼缸,客人们可以轻松自在地进入餐厅和赌场。酒店凡尔赛风格的后花园中有一座12世纪的奥古斯丁式回廊,花园里有3个螺旋形的游泳池。酒店旁还建起两个很棒的高尔夫球场。因为小岛的海岸岩石嶙峋,没有沙滩,酒店想通过这些设施来使游客们忘却烦恼。

  当然,蓝岛上最新引人的还是梦幻赌场,这是加勒比海地区最大也是最豪华的赌场,计划于旅游黄金季节的2月1日开张。赌场本身也极富特色,自然光从圆形穹顶透过,赌客们白天可以享受舒适的午后阳光,夜晚可以仰望星空,这让他们觉得时间一切都有可能。赌场精心设计了芳香通风系统,赌客们在其中将保持一种轻度亢奋的状态。

  所有这些投资的资金来源是个谜,圣胡安市有人传言,在银行巨额贷款的背后,其实是贩毒集团在洗钱。由于低点偏僻,游客不愿囿于一岛,这个庞大商业计划的初建成部分(当时赌场没有开业)在开始运营的6个月内亏损严重。但股票推荐者们宣称,酒店入住率和餐厅生意将随着赌场运营而暴增,蓝岛会成为名流富人们理想的去处,其辐射效应还将带动公司旗下的其他酒店生意好转。你别说,股票走势还真的因此有了一丝启动的迹象!

  在赌场胜地计划的推介得到了一些响应后,根据公关公司的建议,公司更名为“财岛置业”。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开始在坊间流传,有着强大营销队伍但名声不佳的一家华尔街投资银行——强生公司将担任财岛置业新股发行的中介。果然,其后不久,强生公司发布了一份装帧精美的研究报告,预测财岛置业1982年的每股收益为2美元,1983年的每股收益为5美元,整个宏达的项目完成后,美股收益将达到10美元。

  在研究报告散播的同时,强生公司在一系列商务餐会上郑重推介研究报告上提到的项目。在赌场巨大客流、酒店高入住率、公司其他酒店也将开办赌场这些假设下,公司的一切数据但是那么荒谬的乐观和令人心动。当然,他们并非不知实情,其他酒店所在地区的法律禁止开设赌场。但是,股价上涨到了每股10美元,趁着热乎劲儿,公司向公众增发新股,圈回2亿美元。股价继续上升,16美元了!似乎没人在意,此时的财岛置业已是一个4000万股股本、6.4亿美元市值并身背巨额债务的公司。

  这样的公司,这样的推介,正是乔克理想的做空对象,对此他曾经屡试不爽。他参加了那些商务参会,“天真”地问了一些很尖锐的问题,当然,他并没有太尖锐,他不愿因惊醒尚在美梦中的投资者们,更不愿意引起做空同行的注意。乔克派出了他最棒的分析师,一个区波多黎各,一个去其他酒店。正如他所料,其他酒店几乎毫无价值,那些赢利预测荒唐得不着边际

  这些家伙还在变本加厉地推介,他们先将美国股票交易所的股票简称更名为“财发”,然后聘请了霍华德爵士为董事会主席。50岁的霍华德爵士身材肥胖,是个失意的投资银行家。这家伙一口贵族腔调,穿得像个花孔雀,装扮得如部队士官,但他一定没真正见过士官,否则不至于如此有碍观瞻。

  当然,霍华德爵士可不是个傻瓜,他给自己要了一个包括大笔股票期权在内的好薪酬,他深谙股票推介与涨跌之间的玄妙。

  强生公司在纽约举办了多次投资者午餐会,霍华德主持了这些聚会,乔克在多次聚会上的亮相逐渐引起关注,他的真实身份也为人所知,随着做空仓位的增加,乔克所提的问题也越来越尖锐。有一次霍华德失去了冷静,他打断了乔克:“伙计,这是富有远见和想象力的投资者们的选择,不适合那些非挖一磅肉的夏洛克们。我知道你是谁,伙计,你是邪神。你辜负了我们的款待,这儿不是你待的地方!”

  乔克红着脸离开了,他对霍华德的取笑感到十分恼火,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演变成一种个人恩怨。当乔克的追随者们开始抛售财发股票时,双方之间的对立进一步加剧。

  1982年12月中旬,财岛置业的星尘赌场正式开张,名流云集,广告占据了纽约、迈阿密、亚特兰大的各式传媒。公司有意无意地透露赌客在这里的赌桌和老虎机上将有更高的赢率,迈阿密、纽约、圣胡安市的报纸纷纷报道那些赢了钱的游客们对星尘赌场的不绝赞誉。当然,这一切均是周密安排的,有时甚至是金钱交易的结果。

  受这些消息刺激,财发股价从每股20美元攀升至25美元。但乔克不为所动,赌场的开业是很成功,但正如乔克指出的,公司发送了大量免费礼品,怎么会不成功呢?正如他的分析师通过具体调研得出的结论,酒店为那些体育明星、名流、旅行社代理甚至保持活动“色”彩所必需的午夜女郎们提供了很多免费房间,财发不可能达到它向公众描绘的预期赢利,事实上它应该还在不断亏损。乔克又卖空20万股。

  1983年的2月初,乔克和他的未婚妻一起到了亚洲,这是他们盼望已久的时刻。乔克吩咐他在纽约办公室的下属:除非因为特别要紧的事,否则不要给他打电话。在雅加达的文华酒店,乔克的分析师来电告诉他:星尘赌场的开业典礼过去4周了,但依旧宾客盈门;另外,纽约和迈阿密的报纸还报道星尘赌场的赢率高、老虎机的回报率大;公司则宣称前两个月的赢利高于预期;财发股票已经攀升至每股28美元。但乔克却下令卖空更多股票。

  一时间,去星尘赌场可以赚大钱、去蓝岛可以遇见漂亮女人的传言甚嚣尘上,蓝岛上的每一间房都被预定,餐馆食客满座。公司宣称,尽管他们的赔率比拉斯维加斯高,但由于客流大和赌资高,赢利依然超过早先的预期。财发股票的交易开始活跃,更多的分析师开始关注它,它变成了美国股票交易所最红火的股票。

  此时,正在印尼巴厘岛上玩的乔克无法联系上。此前,他告诉他的交易商,如果股票达到35美元就再卖空20万股。股价确实达到了,他的指令也被执行了,此时他已经累计卖空了150万股财发股票。

  离开巴厘岛后,他们飞往新加坡,那是3月底,赌场胜地公司宣布他们冬季将在巴哈马拿骚的另一家酒店开一个与星尘规模相似的赌场,1984年的公司赢利将因此大幅上升。股价继续上升,38美元!在槟城珍珠海滩酒店,乔克凌晨3点被电话吵醒,他恼火地接起点火,被告知除非他另付一笔保证金,否则经纪商不能借给他他已经卖空的那20万股股票。多方开始逼仓了。

  恐惧的客户和充满敌意的经纪人

  乔克每天半夜都要被纽约的电话多次吵醒。随着财发股票走高,他的空头仓位越来越重,原先的经纪商需要他缴纳更高的保证金。更不利的是,他的空头仓位几乎尽人皆知,蓝岛的后台老板们放风要逼他爆仓。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此时发生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员交易月报显示,财发的高管层包括霍华德本人正在大量抛售财发股票。乔克的好朋友、很受人尊敬的艾伦·爱步尔森因此在著名的财经杂志《巴伦周刊》上写了一篇辛辣的文章,质疑公司的财务状况和所谓项目,股价应声从每股38美元掉到30美元,乔克轻松了好多,他感觉到,肥皂泡被戳破的时候就快要到了!

  3月底,乔克到达香港,在豪华的半岛酒店开了一个套房。突然,财发的股票又启动了!《纽约时报》旅游版刊登了一篇长文描述蓝岛的魅力和价值。受此文章影响,赌徒们现在相信,星尘赌场是个金矿。整个事件开始呈现出了19世纪淘金潮的某些特征。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景呀!女士们嘴里骂骂咧咧地争抢着占用老虎机;为了保留在赌桌上的一席之地,男人们尽力张开身体,有些人为了不用上厕所而随着带着“容器”,没有如此准备的人则干脆尿在裤子上或附近的痰盂里。在股票市场上,经纪们总是讨论着每股赢利7美元的财发,虽然是个荒唐的数字,但股价真的拔地而起,在4月中旬达到了每股60美元。

  乔克陷入了担忧和恐惧之中,后一种情绪是他后来承认的。他开始感到不安,除了他的个人感情生活幸福外,巨大的财富损失给他带来了沉重的精神压力。那些当初出借股票的人要他归还股票,而他无法归还,因为敌意的经纪人要求他从市场上买回股票,那只会将股价推得越来越高。5月15日,财发股价冲至每股80美元,按这个价格计算,乔克的损失已经过亿。乔克管理的基金规模也就4亿美元多点,因为做空了财发,基金资产在1983年的前4个月缩水了22%。

  吓破了胆的客户们开始纷纷来电,要求赎回基金。要想满足赎回要求,乔克要么买入财发股票去平掉部分空头合约,要么就得允许财发空仓在他的基金资产中占据更高的比例。勇敢的乔克开始有些动摇了,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经纪商开始传播他的基金面临挤提和清盘的消息。乔克的主要经纪商不断要求他追加保证金,他只好卖掉基金组合中的其他股票。

  这样一来,在他剩余的基金资产中,财发空头合约的比例占了近四成。空头乔克处于绝境的消息四处传播,有人开始买入财发股票,意图吸尽乔克的骨髓。股价到了90美元,乔克陷入终结者游戏的恶性循环之中。

  遗憾的是,这个故事没能以一个奇迹般的幸福结局收场。5月18日,已经承受太多太多的乔克通知他的交易员,买入财发股票平掉空头仓位,股票又上涨了10%。到5月30日,乔克平掉了所有的财发空头仓位,损失惨重。6月1日,他给所有投资者发信,告诉他们这次的损失和他已经平掉了空头合约,投资者们可以在7月1日赎回基金。

  消息传出后,财发股价开始掉头,6月中旬跌破60美元,到7月1日,虽然还有分析师在进行新一轮的业绩鼓吹,股价仍然跌到了45美元。但这对乔克来说太晚了。他的基金只剩下8000万美元,其中还有2000万是他自己的,他只留下了一个分析师,实际上是没生意可做了。在后来的年月里,乔克替自己和很少几个铁杆投资者管理着资金。他做得很好,现在乔克的身家又超过了1亿美元,但他不再做对冲基金了。

  真正令人心酸的是,最终的结局表明,乔克在财发公司赢利能力和股价上的判断完全正确。经历了最初的红火后,星尘赌场调低了赔率,其后几年的运营很不景气。虽然又新开了一个赌场,但在对手的竞争压力下一直生意惨淡。因为公司股本太大,每股赢利从来就没有达到过2美元。至于股票,价格持续走低,到1985年的时候,股价为十几美元;到1990年的时候,股价在5~10美元间。但是,恶人在金钱上却没有得到恶报,霍华德和他的同伴们在股价为50多美元时执行了他们的期权,狠赚了一笔。

  这样的故事让我感觉很不自在,乔克所经历的许多境地我也曾身处其中。

(责任编辑:王雪冰 HF07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卖空,绝非胆小者能玩儿的游戏》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